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举措化解我国沿江化工环境污染风险
行业资讯

举措化解我国沿江化工环境污染风险

更新时间: 2021-06-09

“尽管沿江化工园区的整治初步取得了积极成效,但是现在剩下的任务难度就比较大,可以说都是难啃的硬骨头。”生态环境部总工程师、水生态环境司司长张波在生态环境部3月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接受记者的采访时表示,整治化工园区是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一项重要任务,全部完成搬改关的任务还很艰巨。

长江经济带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但长期以来,长江沿岸重化工业高密度布局,是我国重化工产业的集聚区,沿江“化工围江”问题突出。近年来,长江经济带沿线省份为化解沿江化工环境污染风险,采取了一系列举措,沿江化工污染和生态环境修复成效显着。

今年1月5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就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五周年取得的成效举行专题新闻发布会。会上,生态环境部水生态环境司副司长赵世新表示,在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中,生态环境部实地排查24000余公里岸线,查出入河排污口6万余个,是之前掌握的约30倍。325个自然保护区2547个重点问题点位已整改完成2324个。

有关专家指出,进一步完善危化品行业治理体系,提高危化品行业治理能力,是长江经济带“化工围江”治理的主要思路。

化工产业的“半壁江山”:当发展经济遇上环境保护我国是世界第一化工大国,危险化学品生产经营单位达21万家,涉及2800多个种类,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3%左右,安全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十分突出。2018年7月12日,四川宜宾恒达科技有限公司发生爆炸事故,造成19人遇难,12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约4142万元;2019年3月21日,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发生爆炸事故,造成78人死亡,76人重伤,640人住院治疗,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9亿元。这些重特大事故都带给我们深刻教训。

长江经济带横跨中国东中西三大区域,人口和生产总值均超过全国的40%。长江沿线化工产量占全国46%,堪称“半壁江山”,“化工围江”问题也使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严重透支,安全生产风险事故高发。

由于经济和历史原因,一些地区面临发展、环保和安全生产的多重压力。有些省市地处内陆、经济相对落后,追求地区生产总值增长的需求非常强烈,但一些企业设备和工艺落后,技术和管理水平低,投入改造的财力捉襟见肘,安全隐患较多。

官方统计数据发现,2005—2017年,全国约50%的化工企业集中在长江经济带,且整体占比变动不大。2019年1月2日,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发布《关于开展危险化学品重点县专家指导服务工作的通知》(安委办〔2019〕1号),指导基层有关部门提高危险化学品安全监管的针对性有效性,促进安全监管能力提升,坚决防范和遏制化工重特大事故。自2019年1月至2021年12月,组织对53个危险化学品重点县开展为期3年的专家指导服务,并公布全国53个危险化学品重点县名单,涉及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从危化品重点县分布情况来看,长江经济带重点县数量最多的省份是江苏与浙江,各有3个;其次是安徽、湖北、江西、重庆、四川,各有2个;其他省市各有1个。从危化品重点县分布来看,长江经济带属于危化品分布较为集中的地区,经济较为发达地区危化品行业所占的比重较大。

在当年的“三线建设”中,四川省内有不少化工企业,多涉及硝化等危险工艺,且多是沿江布局,宜宾等地就很典型。这些企业在建设时限于当时物质和技术条件,装备水平不高,自动化程度低,环保处理能力不足,很容易引发安全事故以及环保事故。当地安监环保部门对这些涉危企业进行排查和整顿,也可能与地方发展经济的冲动方枘圆凿,安全、环保监管常常是“说起来重要,干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长江经济带危化品监管治理主要存在以下问题:首先是监管执法工作落后、地方政府站位不够高、执法出现宽松软现象、监察工作形式化、执法一刀切问题突出、源头管理失控。其次是行业监管与综合监管边界不够清晰,危化品行政职责边界不清、基层监管组织不健全、监管部门之间信息不畅通。

© 2011-2020 南京腾象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6056165号
支持合作媒体:中国化工制造网 国际化工制造网
中国化工企业联盟会员单位